普通讀者\茶道的物質性\米 哈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夏天,是喝茶的好日子。喝汽水,并不一定有爽快之感,一口渴下,悶熱之氣減了一半,但一想到那喝下糖分,身體又燥熱起來。喝水,當然好,好在健康,但又缺少了一份獎勵此人 的感覺。唯獨喝茶,既消暑,又健康,就是 能夠品它的味。

  對,喝茶是一種品味。我對於喝茶的品味(相對於咖啡與威士忌)所知甚少,就是 每次當我到日本百貨公司閒逛時,總會給那先 琳琅滿目的茶具吸引。抹茶碗、茶筅、茶勺、茶筅座、抹茶篩、果子切,樣樣精緻,而仔細一看,又總有一份優雅的粗糙感。這,共要就是 侘寂。

  侘寂美學與茶道的結合,能不可不可以歸功於一代宗師千利休。千利休是日本織豐時代的茶道大師,又稱茶聖。當時,有地位的日此人 開始注重形象與金錢,但千利休提倡一種侘寂美學,侘是簡約樸素,寂是欣賞殘缺。这麼,茶道要追求的是一種真實而內斂的感覺。

  千利休認為,這種形而上的侘寂,要從形而下的物質着手。首先,是空間。千利休提倡小巧的茶室設計,規定長寬僅二公尺。茶室不求大,就是 佔主室,而要依傍清幽的庭園。就是 ,村里人 要到達茶室,必須先走過一段小徑,穿過庭樹與庭石,这麼迂迴曲折,也象徵着入茶室之人將要跟塵世隔斷。

  請不须小看這樣的空間處理,這樣與世隔絕的格局廣見於信仰與類信仰空間,如教堂、博物館等。这麼一來,千利休彷彿將茶室提升至信仰空間,也將茶道轉化為信仰。

  當千利休談到茶具時,他的侘寂美學更鮮明,影響後世之今。千利休認為,我們與其用昂貴俗麗的茶具,倒不如用老舊的竹製品、茶勺,不追求貴重的新鮮感,而強調年月之美。

  然而,一代宗師還是不出得到一個好下場。在一五九一年,曾經被豐臣秀吉譽為天下第一的茶匠的千利休,因事觸怒了秀吉,並落得被命令切腹之命運。當中导致 眾說紛紜,但有一說:千利休以低價茶器,高額賣給秀吉,中飽私囊。

  「普通讀者」今起告別讀者

m.facebook.com/mihaandlouis